書情字雨整理
鵬摶九萬,腰纏萬貫,揚州鶴背騎來慣,事間關,景闌珊,黃金不富英雄漢。
一片世情天地間,白,也是眼,青,也是眼。

【原出處】

喬吉‧﹝中呂﹞山坡羊‧寓興

【說明】

喬吉,字夢符,太原人而僑居杭州,美容儀,能詞章。此曲以「寓興」為題,寫出他一生浪遊江湖四十年的玩世不恭,冷眼看透世態人情,早已不在乎其間冷暖的冷淡或安然,頗有自況身世心境的意味。

「鵬摶九萬」用〈莊子‧逍遙遊〉之典故,起筆以大鵬鳥水擊三千里,摶扶搖而直上雲端九萬里的開闊視野,鋪寫凌雲壯志,象徵馳騁自由的想像。

「腰纏十萬,揚州鶴背騎來慣」則是幻想中的巨富和成仙得道的逍遙。梁  《殷芸小說》:「有客相從,各言所志:或願為揚州刺史,或願多資財,或願騎鶴上升,其一人曰:『腰纏十萬貫,騎鶴上揚州。』欲兼三者。」兼三者即謂將追求權勢、富貴與解脫得道三願合而為一。

「白,也是眼;青,也是眼。」謂不理會他人對自己評價的輕重。根據記載,阮籍能為青白眼,見禮俗之士,以白眼對之;見高雅之士,以青眼對之。《名義考》云:「阮籍能為青白眼,故後人有青盼、垂青之語,人平視睛圓,則青;上視睛藏,則白。上視,怒目而視也。」(註:舊約創世紀 .名義考 .木公,木東方生氣,有父道故曰公,木公東王公也。金母,金西方生氣,有母道故曰母,金母西王母也。)

【短評】

喬吉藉「腰纏十萬貫,騎鶴上揚州」兩個看似矛盾之典說明未經世事前對於前程的壯志盈懷和充滿理想,在想像世界裡一切都是那麼輕而易舉,待到嘗盡人生況味時,方知「事間關,景闌珊,黃金不富英雄漢」,人生的現實世界裡充滿荊棘坎坷的溝渠坑塹。要實現凌雲壯志,便不要期望萬貫財富;若想追求財富,便不要奢望得道消遙。當看透世間一切冷暖,也就懂得放開貪念和慾望,不再在意他人的眼光。因此最終以阮籍能為青白眼以待人的典故作結,只是喬吉變化而用之,以「青眼」、「白眼」作為世人對他尊敬喜愛或輕蔑憎惡的表示。

 

, , , , , , , ,

19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