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情字雨編寫

在很久很久以前,太陽谷中住著一位小小的花精靈,每日快樂地在花叢中遊戲,到了夜晚就沐浴在天地精華。
 
月華如水的夜晚,有位旅人累壞地躺在花下休憩,就在將睡去時,耳邊輕輕傳來一聲聲纖細纏綿的蕭音,遠似來自天邊,近又像咫尺,天空流下一滴水珠落在旅人的手上,旅人悚然躍身一看天空,難道下雨了嗎? 語未畢,又一滴水珠落在旅人的臉上。
旅人環視四處。

哦,不是水珠,是情人的眼淚。

旅人,一褶青衫,玉樹臨風之姿,身影在朦朧的月光下顯得滄桑。

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牽引著未來……

“你為什麼流淚呢?”精靈飄到旅人的面前,可是旅人聽不懂精靈的語言。

更看不清楚精靈的模樣。

旅人呼喊著“雨兒,是你在哪裡嗎?你可以出現嗎?”他自言自語。

精靈心想 “雨兒”是在叫我嗎? 曾經有個聲音常在耳邊喚我“雨兒...雨兒”,那種熟悉的感覺越來越明白了。

旅人說著“雨兒,還記得那些為你描眉畫唇,細數晨星嗎?還記得那些乘星辰踏月光,遙身攬清風的浪漫嗎?還記得我們錦絹上生死誓言“與子相悅;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”.... 雨兒,雨兒,雨兒……”旅人悲悽地喃喃著......低啜著......

雨兒曾是一位小小的花神,在花花的世界裡,翩然起舞著花瓣舞裙,原是大自然裡最完美的精靈。

沒有想到人世間,還有這麼纏綿癡心的感情,還有這麼情深義重的男子。 精靈是不太懂人類的情感,更沒有感情的體驗,不知道這滴落的淚珠裡,究竟隱藏了幾世輪迴的情緣。 但是,眼淚卻帶出了精靈一陣深處柔柔的痛,似乎只為這眼淚,這眼淚喚醒混沌的輪迴的覺醒,精靈似乎知道,這眼淚,是自己幾世等待不到真愛的眼淚……。

剎時,花瓣舞裙漫然綻放,瑩瑩光霞白化了整個太陽谷~~~

旅人站著,呆呆地望著,伸出手輕呼著“雨兒,雨兒,你回來了?我知道,是你,雨兒……”

於是,盈月開始等待……
一天,一月,一年,精靈只能守侯著太陽谷。守護的職責讓精靈無法離開太陽谷,太陽谷的花叢是生命的泉源。 在這些守護的日子裡,谷口深處有一彎“泉映月而無塵”的月牙泉相伴。 記不清月牙泉是怎麼出現的,好像守侯之日起,奐然已經存在的。 每一夜精靈們都會在月牙泉邊靜靜地凝視,彷彿泉水是淚珠凝結而成,晶瑩剔透,清澈如冰。

一天又一天,一月又一月,一年又一年……

終於精靈執著的守侯,感動了活佛,活佛賜重生,指點人世之道……。

不知不覺中,恍然已過了五百年。

一日,精靈正在谷中苦心證道,一道金光從天而降,將大地籠罩,恍若夢境……一片綠葉墜地,大地初醒。
宛如,精靈已脫去原身,幻化成人形了。

精靈滿心歡喜,對月牙泉梳妝,原來是佛心的寬容,賜予花月之容的美麗。 明亮的眼睛,烏黑的髮絲,白皙的肌膚,婀娜多姿不由得淺淺一笑,卻見那泉輕起波瀾,漣漪陣陣,那漣漪中竟泛起淡淡如雲煙般的輕霧,輕輕的籠罩著整個月牙泉。

霧裡,隱隱約約看見那青衫俊秀的身影。迷矇地看見了兩行熱淚,是真愛的眼淚,等候了五百年的眼淚,是自己太過於想念那眼淚了。

花開花謝,葉生葉滅。

你知道我已來到世間很久了嗎?

風花雪月的日子,對你的心仍沉靜如水,雙矇深遂如半扇珠簾,擋住了憂傷的眼神。 佳人萬千,我卻心有所屬,只為五百年前對你的眷戀,只為五百年前為情所滴落的淚。

於是,我讓自己出現,就在你的面前。

林花易謝,春又紅,來得太匆匆。

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千萬情絮凝練在心頭眉間,獨倚小樓,望盡春愁地黯黯生天際,草色煙光就似情硯研磨,見紅箋題為無字。

夜夜夢裡,人來了又去,去了又來,衣袂別袖,寫不盡的殷情豔姿,全都化作天邊的相思細雨。

或許,今生只是為了給你這一場守侯,劃下一個圓滿的紅色圈圈。

或許,這五百年的守侯,因為你,而誕生了我。

沒能遇見你“如果是這樣,我情願過著落寞的日子裡,關於太陽谷的記憶閃現在眼前...那是一片美麗純淨的世界。”
谷中到處盛開著娉婷的花兒,蝴蝶翩翩起舞,歡樂的鳥兒鳴聲歌兒。 還有那一彎“泉映月而無塵”的月牙泉,似眼淚凝結的月牙泉……。

靜靜的小樓雀,冷香幽幽的夜來香,空中點點繁星綻放如煙花,悄然獨坐西樓,依身撫琴,一抹嫻雅芳容,夜深已漸漸平靜了。

總是,尋你千百回,你卻在網海闌珊處。

每當我回去了,我怕自己錯過你的上線,我一直呆呆地看著縮圖閃起……訊息。

希望,在我生命的幸福時刻是你,知道你才是我生命的歸宿。

若站在月牙泉邊,靜靜地凝視著它,相信就會湧現幸福。 恍恍忽忽中,一縷清煙入雲宵,天空出現魂牽夢繞的臉,是你,在雲煙中再現微笑……想念你的思緒隨風又再飄起。

你感覺到了嗎?  我對你一網情深。

 

, , , ,

19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