晴空湛藍。向日葵熱情的持續仰慕著太陽,微風駕駛蒲公英直昇機愉快地飛過綠薄荷大橋。
低頭不經意看見鴿子排成時鐘的模樣。於是;跟愛玩的螺旋槳商量來去拜訪一位美麗的女孩,品嚐她親手溫泡的蜂蜜茉莉花茶,還有那剛出爐的香頌朱古力蛋糕。
直升機輕鬆用一個美妙的轉彎,擦身過山嵐的裙子。眼前出現的屋子有白的牆,紅的窗,原木的柵欄,坐落在楓林的詩境一般。
看階梯旁的馬格麗特素顏妝淡,再向熟悉的門鈴姑娘微笑請安,當然沒錯過害羞的窗簾妹妹戴上木藍色的新髮帶。此刻的心情像甜玉米的花朵有無數愉悅的飽滿。

 走進門內。記憶是輕盈的芭蕾伶人。
見它在古典書桌旁優美地自在的獨舞,又見它在絲絨床邊旖旎著雙人舞,再一個轉身到客廳跳起大群舞,洋溢著溫馨的歡樂。
背景音樂從輕鬆愉快的(田園舞曲),換到悠揚無比的(泰依絲冥想),再到安撫疲憊的(月光),當然還有少不了平安夜後的(聖誕禮讚)。而從窗內往窗外遠望,藍色的天空有一張純白的臉,它天真笑覷陽光的細紋。

午後。咖啡與楓糖對話。
它們敘述兼差的秋天前往溫泉的湯屋,準備高價銷售今年的桂花酒釀。還有慵懶的鬆餅跟生氣的水壺互相在推拖,不想單獨接受馬克杯的邀約。而草叢裡的小瓢蟲帶著頭盔尋著花開的聲音,體會到這個季節在夢境燦爛繽紛。

 傍晚,不知不覺的到來。
從樹林的側面走來一群裸肩的葉子,提醒炊煙要回家準備晚餐,也告訴美麗的月亮,銀河即將選拔一年一度的世界小姐。

 

, , , ,

19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