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雨霧霧
小燈靜聆
今夜輾轉還不盡
秋窗早已經納意
衷心無依
寂寥過去後
又將天明

 最近半夜醒來的次數越來越多。不是因為失眠!而是做了很多不同的夢。

有時夢裡像個孩子般的大聲哭泣,有時卻是無聲又心酸的掉淚。

也夢見心愛的男人,和他在一個黃昏,望著他也說著話,氣氛卻是悲傷大於喜悅。

(你來了!)

(是呀!我終於找到妳了!)

(其實我很好找阿!我ㄧ直在這裡。)

(會嗎?我剛差點迷路呢!)

(迷路?怎麼會這樣呢?)

(真的阿!因為沒來過。)

(真的嗎?這兒有鐵路經過,還有很漂亮的草原。)

(喔?台灣到處都有鐵路跟草原阿!)

(原來如此!這裡不是最特別的地方!)

(嗯!。)

(那你一定很失望來到這裡了!)

一句的嘆息,夢就醒了。心頭涼涼地、心底默默地。

就如向水中拋擲一粒石頭,那些濺起的、再沉入的、都是失去的。

19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